原题目:一日诗 |《终南看余雪》: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

终南看余雪

唐代 祖咏

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。

林表白霁色,城中增暮冷。

译 文

终南山的北面山色秀美,山上的皑皑白雪恰似与天上的浮云相连。

雪后初晴,林梢之间闪耀着落日余晖,薄暮时分,城中又添了几分积冷。

注 释

1·终南:山名,在唐京城长安(今陕西西安)南面六十里处。余雪:指未熔化之雪。《全唐诗》此诗题下有小字注:“有司试此题,咏赋四句即纳,或诘之,曰‘意尽’。

2·阴岭:北面的山岭,背向太阳,故曰阴。

3·林表:林外,林梢。霁(jì):雨、雪后气象放晴。

赏 析

这是一首应试诗。《唐诗纪事》记录,祖咏年青时往长安应考,文题是“终南看余雪”,必需写出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长律。

祖咏看完后思虑了一下,写出了四句就停笔了。他觉得这四句已经表达完全,考官让其重写,他谢绝了。最后未被登科。

睁开全文

这首诗的题意是看终南余雪。诗的内容不算很难明,说的是诗人的察看和思虑。写诗人从北面看终南山,冬天雪后的山岳显得十分秀美,山上的积雪深挚,更增添了山的高大。

当薄暮时分,雪后晴和,林木反射着落日的辉煌。因为有了厚厚的积雪,小城的人感到严寒增添很多。十分简洁的四行文字,描述了一副完善的冬雪的天然风景。

“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。”中从长安城中远看终南山,所见的天然是它的“阴岭”(山北叫做“阴”);并且,惟其“阴”,才有“馀雪”。“阴”字下得很确实。

“秀”是看中所得的印象,既赞扬了终南山,又引出下句。“积雪浮云端”,就是“终南阴岭秀”的具体内容。这个“浮”字下得十分活泼。天然,积雪不成能浮在云端。

这是说:终南山的阴岭超出跨越云端,积雪未化。云,老是活动的;而超出跨越云真个积雪又在阳光照射下冷光闪闪,正给人以“浮”的感到。

或许有的读者要说:“这里并没有提到阳光呀!”这里是没有提,但下句却作了弥补。

“林表白霁色”中的“霁色”,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时的阳光给“林表”涂上的颜色。同时,“积雪浮云端”一句写出了终南山高耸进云,表达了作者的志薄云霄。

“林表白霁色,城中增暮冷。”中“明”字当然下得好,但“霁”字更主要。作者写的是从长安远看终南余雪的情景。

终南山距长安城南约六十华里,从长安城中远看终南山,阴天当然看不清,就是在年夜好天,一般看到的也是覆盖终南山的蒙蒙雾霭;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时,才干看清它的真脸孔。

祖咏不仅用了“霁”,并且选择的是落日西下之时的“霁”。他说“林表白霁色”,而不说山脚、山腰或林下“明霁色”,这是很费斟酌的。“林表”承“终南阴岭”而来,天然在终南高处。

只有终南高处的林表才明霁色,表白西山已衔半边日,夕照的余光平射过来,染红了林表,不消说也照亮了浮在云真个积雪。而结句的“暮”字,也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
前三句,写“看”中所见;末一句,写“看”中所感。俗谚有云:“下雪不冷消雪冷。

又云:“日暮天冷。”一场雪后,只有终南阴岭尚余积雪,其他处所的雪正在消融,接收了大批的热,天然要冷一些;日暮之时,又比白日冷;看终南余雪,冷光闪烁,就令人更增冷意。

做看终南余雪的标题,写到因看余雪而增添了严寒的感到,意思简直美满了,就不必逝世守清规戎律,再凑几句了。

王士禛在《渔洋诗话》卷上里,把这首诗和陶潜的“倾耳无希声,在目皓已洁”、王维的“洒空深巷静,积素广庭宽”等并列,称为咏雪的“最佳”之作。诗中的霁色、阴岭等词衬托出了诗题中余字的精力。

⊙版权声明:文章源于收集,如侵权请接洽责编

⊙投稿信箱:tg@weizy.cn(接待您原创投稿)

宋词

义务编纂: